那些年我們一起參與的文資保存

作為一間「城市博物館」,嘉義市立博物館的宗旨與使命包括以下內容:「在地文化保存、在地知識建構、在地文化學習、提升地方認同、彰顯市民榮耀」,博物館與在地文化、知識的深刻關係不言可喻。因此,從博物館的角色出發,藉由民眾參與指認出具有在地特質的人事物,也讓詮釋「何謂在地」的話語權走出文化機構而來到公共領域。但實際上要如何透過以模糊的大眾為主體所進行的「參與」,進而讓博物館真正成為一個傳遞、討論、互動的平台,著實為博物館經營的一大考驗。

從參與連結在地的文化保存議題,嘉義市的文資保存運動也留下一些珍貴的民眾參與經驗,以及近年公私部門各種保存策略的實踐,或可提供我們在地方文化保存、民眾參與、城市博物館之間議題對話的參照。

嘉義市的文資保存個案:出張所、監獄與市公所

筆者在2000年返鄉,當年的嘉義市正著手啟動一個預算相當龐大的公共建設—「新市政中心計畫」。此計畫預計在原本的嘉義市政府與對面原嘉義縣議會所在地,興建南北兩棟市政大樓建築,當時的工程總預算約為34億。但在這個計畫預計興建新建築的基地上,分別存在兩棟日治時期的建築物,即「嘉義郡役所」(北棟基地)與「嘉義稅務出張所」(南棟基地)。

當新市政中心計畫案公開後,幾乎是立即同步在嘉義市引發民間文史社團關注,之後並於2001年5月起,針對可能會先遭到拆除的嘉義稅務出張所,發起保存運動。整個保存運動過程至2002年1月嘉義稅務出張所遭拆除為止,在危機感的驅策下,以非常緊湊的節奏,舉辦了連署、演講、展覽等各種活動,在嘉義地方與台灣文資領域引發不少關注。

嘉義稅務出張所的保存運動過程,除了引發後續許多文資議題討論之外,它也讓部分市民開始去關注到城市環境中具有保存價值的建築與景觀。稅務出張所最後雖未能保存而遭拆除,但特殊的是,當初因為向教育部提出古物審查與鑑定而留下的原車寄(入口雨庇)部位的兩支門柱,輾轉流浪多年最後居然又神奇地回到出張所的基地上,筆者稱之為「嘉義稅務出張所紀念碑」,讓市民可以見證這一段嘉義市歷史上具有啟蒙意義的文資保存事件。

導覽活動(舊監的春天:嘉義舊監藝術季)

在嘉義稅務出張所運動的後期,另一處開始被關注的建築,是面臨到都計變更的嘉義舊監獄。包括部分來自稅務出張所保存運動的參與者,舊監獄的保存運動以嘉義市人文關懷協會為主體,並在2002年以「舊監的春天—嘉義舊監藝術季」為名,在法務部嘉義監獄的支持下,舉辦為期兩個月的活動,並在此期間通過古蹟審查,順利取得文資身份,並在2005年成為嘉義市第一個國定古蹟。

「舊監的春天」的保存運動過程雖短,但透過導覽、展覽與動員各種類型團體共同參與的模式,無疑是嘉義市在保存運動史上重要的里程碑。舊監獄保存後歷經數年調查研究與整修,自2011年起已開放一般民眾參觀。

本案另一個值得探討的保存延伸效應,則是緊鄰監獄的宿舍區。當初與監獄一起劃入保存區的宿舍區,原本隨著老員工逐漸凋零遷出而沒落,但自2016年起文化局推動「以修代租」政策,以自力修護代替租金的方式,讓民間力量得以參與此區的舊建築保存,並逐步投入資源改善環境與景觀,目前已成為嘉義市推動木都發展的重要基地。

活動文宣(舊嘉義市公所)

位於嘉義市垂楊路與民生北路交叉路口的舊嘉義市公所,則是2015年在面臨拆除的急迫情形下,由民間團體以新版文資法「暫定古蹟」的方式介入,爭取到一年的時間,透過市集、音樂表演、短講等活動,邀集市民共同討論建築保存議題。

相較於前兩個案例保存運動過程中公部門較對抗與疏離的角色,舊市公所保存過程成功邀請到市長、民意代表與關心本案的許多民眾,一同參與在舊市公所前方廣場所舉辦的公共論壇,這也成為嘉義市歷史上,第一次有地方首長願意參與民間保存運動所主辦公共論壇,直接與民眾對話的民主先例。舊市公所在暫定古蹟身份一年後,於保存方向獲得階段共識,登錄為歷史建築並預計在2022年啟動修復工程。

「誰來參與?如何參與?」:文資保存的公共性

文資保存運動在嘉義市二十年來有各種不同類型與情境,來自民眾的「參與」其實一直都存在,但民眾的組成並不必然等於支持保存的一方,反對保存的民眾也有其動員參與的方式。例如在嘉義舊監獄的案例中,也曾有民眾在監獄指定古蹟保存後,仍以連署陳情方式,表達反對保存的立場。如果保存運動是一段遊說、論辯的過程,我們也可以說,「參與」本身,就是一種政治與價值的表態。

那麼,這些保存運動本身所使用的參與模式,究竟具有哪些意義與功能呢?其實簡單來說,保存運動也就是把原本可能因種種因素被限縮在特定專業領域、政治團體或行政組織討論範疇的「公共事務」,透過參與的設計,動員那些原本無法參與或具有直接、間接利益關連的社群,讓意見能夠表達,也讓保存價值透過不同角度的多元論辯,產生更豐富的詮釋。

舉例來說,文資保存經常會討論、運用到的價值論述—「集體記憶」,如舊嘉義市公所,曾在此建築洽公或工作的許多市民,對其擁有的記憶與認同,就是城市無形的資產。但如果是像監獄這種具有特殊屬性,而大多數人沒有記憶與之連結的建築呢?這種情境也就是保存價值需要多元論辯的原因,它的價值就不會侷限在個人與過去,反倒必須與當代積極地連結,藉其獨特性激發空間再生的潛力。因此新的創意會在舊的空間誕生,保存不再只是停留於歷史的回顧或複誦,更是在空間編寫新的腳本,創造新的集體記憶。

當文資保存因其法定程序而無法顧及所有類型的保存時,更廣泛、多樣的參與,亦能開展保存的多樣性。保存對象若不被限縮在文資法所規範的文資身份,透過各種參與模式讓社會資源更能靈活運用。近年包括嘉義市文化局所推動的「舊屋力」或文化部的「私有老建築保存再生計畫」等,都是以民間主動投入、政府提供部分補助的方式,以民間資源協力保存的參與模式,讓對的資源投入在對的地方,其效應更能擴散至政策力有未逮之處。

保存的參與:從展示到連結的創造

「保存的目的為何?」這是每個文資保存運動必然面對也必須回答的課題,早期的文資保存,價值觀點上也受到時代社會脈絡影響,例如文資法草創初期,保存對象多聚焦於閩南式的傳統建築,而當日治時期的建築開始被提及保存價值,相對時間上已晚很多。早期保存論述,也經常偏重於「建築物」本身的美學價值,而缺乏社會脈絡的解讀,至近年文資法大修之後,有形、無形文資的界定,以及如「文化景觀」、「聚落建築群」等更多樣性的保存標的開始出現,都顯示出文資詮釋的趨勢,已不再僅是過往單棟建築為主體的思考。

反思文資保存運動的過程,如何探討「公共性」是讓保存價值得以開展的關鍵思維。當保存與社會碰撞,每個人若有公平的機會,用自己願意的方式,提出自己的看法,保存的價值才能真正連結到每個個人與群體體,這才是所謂「參與」的意義。 回到城市博物館該如何讓大眾共同參與?從文資保存運動的經驗,參與並沒有特定標準流程,但參與的目的必須能創造「公共性」。參與的方式可以為不同社群量身打造,也可以不預設立場地邀請公眾,創造意見表達的平台。例如,從空間所連結的「集體記憶」,透過適當的田野調查與梳理,有機會形成具有庶民認同意識的地方知識,當這樣的知識被展示的同時,也是創造觀者與更廣泛社群之集體記憶的連結。因應不同的情境,文資保存的參與方式也可以開啟創造的潛力。從參與反思城市博物館的保存思維,或可套用電影《藍色大門》的經典對白:「留下點什麼,我們就變成什麼樣的城市。」一個走向大眾的博物館,也引領一個走向自信的偉大城市。


參考書目

  1. 向明珠,2004,《文化資產的政治性格:嘉義稅務出張所的個案研究》。嘉義市:濤石文化。

(原文發表於《桃城晃遊》第13期,2022年8月,嘉義市立博物館出版)

真假地圖:《舊監廣角鏡》的故事

因為一張地圖,暴露出洪雅文化協會、洪雅書房惡意的侵權行為與非常糟糕的處理態度,筆者回想起2002年參與這張《舊監廣角鏡》地圖的誕生過程,以及二十年後它居然因為盜圖事件而再次成為了主角,也讓這張地圖又多了另一層次的特殊意義。作為地圖的愛好者,也作為 《舊監廣角鏡》地圖創作過程的參與者,本文特別藉此機緣來回顧一下這張地圖的來龍去脈。

2002年 《舊監廣角鏡》地圖的手繪原稿(朱雪鳳提供)

《舊監廣角鏡》地圖的誕生:城市空間的文化想像

標題寫著「舊監廣角鏡—嘉義市文化觀光導覽地圖」,旁邊還特別標註「民間版」的這張手繪風格地圖,最早的想法雛形,應是來自嘉義市人文關懷協會於2002年1月6日所舉辦的「找尋嘉義市文化空間想像會議」(註1),這也是筆者最早參與嘉義地方公共事務的一場活動。當時利用上午大約半天時間現勘,下午則是在嘉義舊監獄進行討論,而當天上午現勘走訪的地點,幾乎都有標記在這張《舊監廣角鏡》地圖中(如「博愛路中油油槽」)。

顧名思義,這場以「找尋嘉義市文化空間想像」為名的會議,其首要任務當然就是要開啟對於嘉義市城市空間的「文化想像」。當時去探勘的這些空間在嘉義市有著特殊的歷史意義,但也多處於缺乏定位的閒置狀態。而這些文化空間想像具體化的著力點,就是這場會議中所成立的「嘉義舊監保存與再利用推動小組」(隸屬嘉義市人文關懷協會、筆者也在此會議中意外被賦予執行長的角色),並由此小組開始著手策劃推動嘉義舊監獄保存的相關行動(也就是後來舉辦的「舊監的春天—嘉義舊監藝術季」活動)。

在舊監活動企劃的其中一個重點工作項目,就是製作一張以嘉義舊監獄為主角,但同時也可以串連起前述來自「嘉義市文化空間想像」概念的地圖,這就是 《舊監廣角鏡》地圖的起源。

當時關於此地圖的構思,有許多想法是來自一位老家住在監獄附近的黃申在老師,透過他不厭其煩的說明與詮釋,更加豐富了這地圖的意義,包括如侯孝賢導演的代表作品《童年往事》曾經在嘉義舊監獄宿舍區取景,也是黃老師告知,才會加入到此地圖中成為素材(地圖中標記的「童年往事場景」、片頭尋找「阿孝咕」的阿嬤)。

《舊監廣角鏡—嘉義市文化觀光導覽地圖》(2002,朱雪鳳繪製,嘉義市人文關懷協會出版)
《舊監廣角鏡》地圖原稿作者署名,標記「嘉義市人文關懷協會」與「2002年春 朱雪鳳繪」

此地圖雖有了構想,但誰能把這些構想畫出來呢?因此就找上了當時偶爾會在洪雅書房(初期的嘉義市人文關懷協會會址)出沒、具有美工繪圖專長的朱雪鳳來協助,並由筆者負責與她討論、執行。因活動非常急迫地即將在2002年3月舉辦,因此筆者利用空檔拍攝此《舊監廣角鏡》地圖的相關景點實景,提供給雪鳳參考與繪製草稿,終趕在活動開幕前順利繪製完成送印。

《舊監廣角鏡》地圖在當時還搭配另一張《嘉義舊監文化生態導覽地圖 》 (同樣委託朱雪鳳繪製),兩張地圖經掃描後印刷各一千張,在嘉義舊監獄活動(註2)義賣。這兩張地圖在整個舊監保存運動扮演相當重要角色,2002年3月24日還在嘉義舊監獄舉辦導覽地圖的正式發表記者會,在舊監活動現場也將此地圖輸出製作看板,提供導覽解說使用。

嘉義市人文關懷協會舉辦舊監地圖發表記者會(2002年3月24日,嘉義舊監獄典獄長辦公室)

透過 《舊監廣角鏡》地圖,我們讓來參觀的民眾,能夠更快速地清楚認知到嘉義舊監獄保存與嘉義市其它文化空間的關連性,也因此強化了嘉義舊監獄保存的價值與合理性,是重要的溝通與遊說的媒介,舊監之後能順利保存(現為國定古蹟),此地圖可說居功厥偉。

正在解說此地圖的黃申在老師(2002年3月30日)
正在以 《舊監廣角鏡》地圖解說的黃申在老師,對象為當時的文建會主委陳郁秀女士,同行為陳錦煌醫師(2002年4月1日)

回顧《舊監廣角鏡》地圖的創作過程與所扮演的角色,可知這張地圖是為了推動文化保存的公共利益而誕生,若是符合公共利益,很歡迎以正確的方式引用,但少數人卻因為私心,還假公共利益之名而行盜圖竄改之實,此行為不僅侵害著作人與嘉義市人文關懷協會權益,還妄稱此圖為「公共財」意圖來矇騙社會大眾,其顛倒是非之言行,我們予以嚴正譴責。

假地圖:洪雅文化協會《大北門地區街角故事屋》地圖

2022年3月,因特殊的機緣(或許是冥冥中的無形力量),我們發現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於其2010年所承攬、由嘉義市政府文化局委託之「嘉義市大北門地區暨驛前街區文化資產保存活化計畫」中,將2002年由朱雪鳳繪製的這張《舊監廣角鏡》地圖惡意侵權。

為何要特別強調是「惡意」?因為其侵權有以下幾個犯行重點:

  1. 著作人(即繪製者朱雪鳳)自始未曾同意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使用此地圖。
  2. 該協會將此圖「改作」,抹去原標題,竄改為「大北門地區街角故事屋」,並將此盜圖之假地圖標記為「洪雅文化協會 繪製」,謊稱為該協會所繪製。
  3. 用數位修圖方式,刻意將原作者署名與「嘉義市人文關懷協會」除去(此舉亦證實盜圖者當時已知此行為涉及侵權,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由上述惡劣行為,可見該協會此侵權行為並非疏失或一時大意, 而是刻意為之的惡意侵權行為。

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涉及侵權之「大北門地區街角故事屋 地圖」證據(圖片來源:2011年3月, 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嘉義市大北門地區暨驛前街區文化資產保存活化計畫」成果報告書,第93頁,嘉義市政府文化局出版)

該協會於此侵權事件爆發之後,計畫主持人與協同主持人均拒絕公開回應說明,且於著作人向文化局陳情後,該協會於回覆公文依舊昧於證據事實,辯稱「無侵權情形」,其荒謬且毫無自省之過程已紀錄於其它文章(註3),本文不再贅述。

經查此造假之「大北門地區街角故事屋地圖」係運用於該計畫結案報告書使用,起因應為該協會結案內容需針對「街角故事屋」此一主題進行計畫說明(該結案報告書第七章為「大北門地區街角故事屋的藍圖規劃」)。

按一般計畫執行邏輯,當時該協會應自行繪製一可說明街角故事屋分佈位置之地圖,但該協會負責執行此計畫之部分成員,卻因不明原因擅自盜用2002年嘉義市人文關懷協會出版之《舊監廣角鏡》地圖並竄改內容供其計畫結案使用,以此不實文件履約。我們再從該報告書第170頁所述內容,可見此假地圖之謬誤:

該侵權報告書有關街角故事屋名稱與地點之說明內文(2011年3月,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嘉義市大北門地區暨驛前街區文化資產保存活化計畫」成果報告書,第170頁,嘉義市政府文化局出版)

從上圖該計畫報告書所述之街角故事屋名稱、位置,再比對其造假之「大北門地區街角故事屋地圖」,清楚可見兩者之間完全沒有關連性!因為其盜用的是2002年為推動舊監保存而繪製的地圖,怎可能去符合九年後、2011年才出現的街角故事屋地圖需求?這明顯的謬誤與缺失,雖主因來自執行單位之刻意隱瞞與欺騙,但已損及政府標案成果的品質與信譽。

真假地圖的故事敘述至此,相信看過這些事證、稍有邏輯能力的人,都可明白本案絕非洪雅文化協會所謊稱「無侵權情形」,該協會應負起的責任,不會因為它們片面的逃避或否認而不存在,此惡意侵權行為造成著作人、嘉義市人文關懷協會的傷害,我們選擇把它公諸於世,犯錯的一方自該承擔社會各界的檢驗與後果。


註1:有關「嘉義市文化空間想像會議」活動舉辦的脈絡,與嘉義市另一個嘉義稅務出張所保存運動有關,可參考向明珠所著《文化資產的政治性格:嘉義稅務出張所的個案研究》(2004,濤石文化出版)。
註2:指「舊監的春天—嘉義舊監藝術季」活動,2002年3月16至5月18日,嘉義市人文關懷協會主辦。
註3:請參閱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侵害著作權事件相關報導


侵權、謊言、公共財:洪雅文化協會的荒謬公文

自2022年3月發現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於2011年就開始的侵權行為之後,該協會未曾就其侵權行為正式公開說明或表達歉意,反倒是一路逃避、推卸責任、怪罪他人。迄至今日,該協會對於侵權事件不僅毫無面對錯誤、擔起責任的勇氣,荒謬言行只是一再暴露其意圖掩飾侵權事實的無能。

本案在之前向市府提出的陳情,於近日有了後續進展。7月15日我們收到嘉義市政府文化局轉來6月19日由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發函給文化局的公文,該協會認為於此侵權爭議案件執行「應無侵權」(其主旨敘述如下)。

“關於本會99年受委託執行「嘉義市大北門地區暨驛前街區文化資產保存活化計畫」有侵權情形,本會認為依約定辦理且為公共利益為原則,故應無侵權之情形,請查照。”

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侵權案說明公文(2022年6月19日)

因此公文內容謬誤與爭議甚多,本文我們將就其內容要點逐一予以回應,並藉其所述內容證明其侵權事實,打臉其所聲稱的「應無侵權」之荒謬結論。

Continue reading “侵權、謊言、公共財:洪雅文化協會的荒謬公文”

當政府來侵權:嘉義市著作權個案的官方回應

今年非常特殊地密集遇到三次著作權被政府侵害的事件,共同點都是在嘉義市政府所發包的勞務委託或工程案所發生。三個案件我們都透過網路的客服或陳情系統,跟公部門反映,而最後得到的回覆不盡相同。這種現象也顯示出政府部門或相關承辦人員,對於著作權的理解與法律認知存在落差,以及政府機關遇類此案件的處理方式,並沒有一套清楚明確的流程與因應方式,最後問題依舊留在基層承辦單位屈從於內部現實的保守回應。

就陳情人的角度,我們主要的訴求重點如下:

  1. 政府機關能否協助釐清侵權個案之案情?
  2. 政府機關能否保障被侵權民眾的權益?
  3. 政府機關如何預防類似侵權情況不再發生?或一旦發生時該如何處置?

以下分別就三個個案的陳情過程與官方回覆內容,與大家共同探討與學習:

一、國家文化記憶庫「中央噴水池」文章侵權事件(嘉義市政府文化局)

今年(2002)大約四月初,有網友寫email來詢問幾張放在「國家文化記憶庫」網站上有關嘉義市的老照片事宜,其中有幾張中央噴水池的老照片,是來自嘉義市文化局出版的《嘉義寫真 》 ,但其說明文字內容則是另外請人撰寫。

看了一下文字內容,赫然發現跟我2017年(最早的網路發表時間是2015年)發表在chiayiwiki網站的一篇 〈 嘉義市中央噴水池〉文章內容頗類似,當中有好幾行文字還一模一樣複製貼上(當然文章作者所標示並不是我本人),此行為已明顯涉及侵害著作權。(若以「中央噴水」為關鍵字去查詢,其說明文字幾乎都有類似情形)

我將所發現的侵權文章證據截圖,並附上我自己之前發表的文章內容與網址,寄到國家文化記憶庫的客服網站申訴此侵權情形。很快隔日收到國家文化記憶庫的回覆,告知已先將此爭議內容下架,並轉知權責單位「嘉義市政府文化局」處理。

Continue reading “當政府來侵權:嘉義市著作權個案的官方回應”

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侵害著作權事件報導(三):計畫協同主持人的聲明

2022年6月6日郭盈良先生於其個人臉書貼出聲明之後,本侵權案至此終於有第一位實際參與該計畫的人員出面,並就爭議侵權案情部分有以下說明:

郭盈良先生2022年6月6日針對侵權案的說明(臉書節錄)

爭議侵權圖面的來源與過程

從郭盈良先生回顧該計畫案執行過程的說明中,我們可以整理得知以下關鍵訊息:

  1. 原「阿里山森林鐵路文化散步道」地圖:應是2010年由嘉義縣政府文化處提供給洪雅文化協會於該協會執行之展覽標案中使用,此圖原為2007年縣府委託朱雪鳳繪製,縣府交由第三人使用於其委託之標案尚可理解,但此圖被洪雅文化協會取得後,竟逕行使用於2011年嘉義市文化局所委託之「嘉義市大北門地區暨驛前街區文化資產保存活化計畫」結案報告,並偽稱為該協會所繪製,已明確涉及侵權。
  2. 原「舊監廣角鏡—嘉義市文化觀光導覽地圖」:此圖檔原為嘉義市人文關懷協會於2002年嘉義舊監獄保存運動所使用,但卻在2011年被洪雅文化協會在政府標案結案報告中以軟體修圖抹去原著作人與單位的方式,竄改為洪雅文化協會所繪製,侵權事證明確。且根據郭盈良先生所述,於計畫中唯一了解該侵權圖檔來龍去脈的人,只有曾經參與過嘉義舊監獄保存運動的協同主持人,也就是洪雅書房的余國信先生。
Continue reading “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侵害著作權事件報導(三):計畫協同主持人的聲明”

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侵害著作權事件報導(二):與洪雅文化協會的聯繫過程

本案於2022年5月23日將相關證據上網公開後,也同步開始聯繫侵權單位「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並在當天透過管道接洽到該協會現任理事長,也是本案當時的計畫主持人孫崇傑先生。我們於5月27日告知以下訊息,表明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瞭解侵權事件的原因與過程,也就是「釐清案情」:

「崇傑你好,

有關大北門的案子,今年三月發現時正逢玉山旅社火災,當時考量讓大家先處理火災事宜,故我們沒有持續針對此事提出訴求。但兩個多月來,雖然相關當事人都已經直間或間接知道此案發生,卻一直沒有任何正式回應,所以前幾天我們才把相關事證再重新整理,上網公開,並透過文化局文資科長聯繫您。

為避免我們對洪雅文化協會有所誤解,且本案也是公開的政府標案,因此我們希望獲得的回覆也是可公開的、可受公評的。但因為洪雅文化協會至今沒有正式聯繫我們,我們沒有可對話對象,故只能找文化局(文資科)、本案的計畫主持人(也就是您)與計畫協同主持人(余國信,但我們跟他早已無往來)。至於其他人的聯繫(如余國信他太太的私下訊息或臉書上不認識人士的留言),因不知其代表性故無從回應。

侵權的部分,一定是有人授意去做,總有個原因與過程,我們也希望不要冤枉無辜者,所以釐清案情,對我們而言,非常非常重要。

希望本案能有個良善的、願意解決事情的共識,至今我們仍希望以調解方式去完成和解程序,若洪雅文化協會遲遲無法提出合理說明,訴諸法律是我們捍衛自身權益的唯一方式,屆時可能就必須依著作權法相關民事、刑事程序處理,在此也先跟您們敘明。

希望月底(5月31日)之前能得到您們(洪雅文化協會)的正式回覆。」

初步接洽過程中,孫理事長的回覆表現出積極處理的態度:

「首先感謝您指正與提醒,本週一收到訊息後,已積極協調並希望做出與您與夫人的完整回覆,您希望的5月31日前的回應,我一定盡全力進行溝通協調,務必釐清此事件,並予以重視與回覆!」

至5月30日,孫理事長再度傳來訊息:

「昨天有和協會前總幹事老郭聯繫確認,他有和您說明與表示,並轉達讓我知道事情的發生與狀態,對這次的事件再進行內部檢討確認後,預計今晚我們會在內部做成討論決議,希望與您約明天(或您方便的時間),在Line上電話與您溝通協調後續您與夫人的希望處理方式!小毛先代表協會,希望你的指正,以及接受我們誠摯的歉意!」

至此,感覺對方有較正面的回覆(過程中郭盈良先生亦有聯繫我們與對方),且願意表達「誠摯的歉意」,但為避免口頭溝通出現認知落差,我們告知對方希望溝通過程是以書面為之,且再次跟對方強調我們最想得知的是「對本案侵權緣由的陳述說明」,希望在釐清案情之後,才好再討論後續處理方式。對我們提出的訴求,對方亦表示了解。

然而,6月1日,孫理事長傳來下訊息:

Continue reading “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侵害著作權事件報導(二):與洪雅文化協會的聯繫過程”

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侵害著作權事件報導(一):侵權行為與證據

於嘉義市開設視覺設計工作室的設計師朱雪鳳,多年來以手繪風格進行創作與私人設計案委託,偶爾也承接公部門的插畫或設計委託案,其作品依著作權法擁有著作人格權與著作財產權,且著作人格權專屬於著作人本身,不得讓與(著作權法第21條)。

今年(2022)3月,朱雪鳳於嘉義市政府網站上所公開之成果報告書(與嘉義市文化局圖書館所公開陳列之報告書內容相同),發現自己多年前繪製、設計之作品,遭「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於其2010年所承攬、由嘉義市政府文化局委託之「 嘉義市大北門地區暨驛前街區文化資產保存活化計畫 」計畫中惡意侵權。本文將全案侵權事實說明並公開,且在與侵權方未取得和解之前,保留一切法律追訴相關權利

Continue reading “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侵害著作權事件報導(一):侵權行為與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