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的街道走讀:從歷史空間到生活風景

「街道並不是一條扁平的線,而是一個流動的多孔性空間。在街道上我們穿越各種空間的介面,街道的邊緣不再被認知為建築的立面,而是各種空間與空間、人與空間、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關係。不論是小巷內的角頭廟或老街屋、新店面,街道空間隨著時間不斷變形且相互滲透。那街道的觸感、氣味與聲音,也銘記在我們的身體感官。」

 

街與境:諸羅城的紋理

嘉義市歷史上最早出現的街道,可追溯西元1704年建城之初,在諸羅城內連接東西南北四座城門所形成的兩條街道。在康熙年間的諸羅縣志圖中,可見連接城門的這兩條街道旁,有連續緊密的街屋排列,街道交會處可見「十字街」地名,約位於今日公明路與吳鳳北路交叉路口。

圖:康熙年間諸羅縣志圖可見「十字街」
圖:康熙年間諸羅縣志圖可見「十字街」

根據石萬壽教授所著《嘉義市史蹟專輯》一書中對於清代城內市街發展過程的描述,諸羅城從康熙建城到乾隆年間的市街發展,主要從城門的內外,發展出內街、外街的系統,特別是在西門外已延伸至今日的國華街,可見當時西門外市街發展的熱絡。同治年間,城內的街道系統更明顯成長,迄至光緒末年,城內出現各種群聚特定行業的街道,如米街、打鐵街、戲館巷、五皂館巷、總爺街…等,從這些「街道名稱」展現出當時城市街道生活的豐富樣貌。

清代的諸羅城,歷經數次民變,林爽文事件之後更因此改名為嘉義,因應變局挑戰,城市街道的內部結構,結合了從移民社會發展出來的「角頭廟」與「境」的民間社會組織。因此,清代的街道在有機形式的蔓延發展之外,更內化了這些深層的生活領域與信仰圈結構,這些發展脈絡讓街道的文化意義不僅只是線狀空間的延伸,更形塑了地方社群的自明性。

 

隱沒與創新:市區改正後的街道

清代發展將近三百年的街道系統,在進入日治時期之後,遭逢1906年的梅仔坑地震,巨大天災之後立即啟動的市區改正計畫,讓原本嘉義城的街道更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圖:明治42年《嘉義市區改正圖》(1909)
圖:明治42年《嘉義市區改正圖》(1909)

2007年我在製作一張文化地圖的疊圖過程中,驚喜地發現市區尚存許多改正前的舊城街道。實際走訪許多舊街如今已成小巷,但卻不難發現,這些狹小巷弄兩旁的街屋,其實大多正面朝向這些早期發展的巷弄空間。穿梭這些街道巷弄,猶如走入諸羅城的歷史,現代生活與傳統街巷以幽微又神秘的方式,悄然如常地運作著。

圖3:《散步諸羅城之小巷慢遊》地圖(2007,嘉義市人文關懷協會出版)
圖3:《散步諸羅城之小巷慢遊》地圖(2007,嘉義市人文關懷協會出版)

市區改正的新秩序主導了城市街道的發展模式,舊城紋理隱沒於街廓之中。街道上的新建築,展示著西洋歷史式樣的立面,加上日漸普及的木造建築,皆成為建構嘉義街景新貌的重要元素。而隨著市區改正開闢,那連接車站、噴水、市役所、嘉義公園與神社的「大通」(今中山路),則正式成為新時代嘉義最繁華的街道。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當時嘉義市的部份街道,為配合當時政府促進城市觀光發展的政策,基於美化與消費需求,針對可提供消費者逛街時遮陽避雨的「亭仔腳」(騎樓)設計,特別劃設部份街道進行設置推動。時至今日,若在嘉義市的公明路、光華路仔細觀察老街屋的騎樓,亦不難發現那風格別緻的騎樓柱,仍留存了當時嘉義市街上的遊逛風景。

 

空襲嘉義:街景的戰爭記憶

在日治時期歷經數十載經營,嘉義市好不容易在台灣西部建立起蔚為指標城市的街道景觀,無奈因無情的戰爭因素而蒙受打擊。二戰末期的空襲,重創了嘉義市,最繁華的市中心幾乎毀去過半。看過戰後初期大通街景之蕭條,不禁唏噓那市街曾經傲人的繁華璀璨盡沒於戰火灰燼。

戰後嘉義市的復甦迅速,大通、二通受空襲破壞的區域,因仍具有重要消費街道的區位角色,地主們紛紛快速蓋起了新的房子重新營業。故因空襲之故,此區建築物幾乎均為戰後所建,至今仍可見一些連棟木造街屋,為此區當時常見之「販厝」建築類型。

二通在日治時期亦稱「本島人街」,顧名思義是以本島人為經營與消費主體的商業街道。戰後二通改名為「中正路」,熱鬧繁華依舊,各式山產、平原物產、戲院、市場…等,都曾是這條商業街道上熱絡交易的活力來源。然而,數十年的時代變遷,在種種內外因素衝擊之下,二通也逐漸陷入發展停滯、閒置店面不斷增加的狀態,近年雖曾推動形象商圈、造街等方案試圖振作,但均未能帶來具體成效。

 

街道上的人們:走過一條街的日常

2017年我策劃了一場街道觀察工作坊,以二通為主角,用最簡單直白的方式,將二通從頭到尾走一遍。在正式進行街道走讀之前,我們也讓學員先畫出並講述自己對於二通的記憶,以作為走讀之前的暖身與走讀之後的對照。全長大約兩公里的路程,我們分兩個半天走完,過程中也請學員紀錄所見,並在課程最後集體拼貼成一張街道大地圖,個別分享觀察心得之外,也開始發掘自己與街道關係的轉變。

圖:工作坊學員分享二通街道觀察心得
圖:工作坊學員分享二通街道觀察心得

二通的街道走讀經驗是相當獨特的,我將它形容為「切片式」的城市空間觀察。歷史在二通的街道上留下許多令人玩味的痕跡,猶如閱讀城市在每個不同生命階段的紀錄。走過一條街,我們穿越了城市的歷史,穿越了時代的興衰,穿越了常民的生活百貌。

所謂城市的紋理,正是如此新舊並存。香港學者郭斯恆在《我是街道觀察員—花園街的文化地景》一書中,重讀街道上那些原本看似平凡無奇的小販生活,原來充滿了各式各樣的生活智慧與生存技巧。這些「發現」也指出所謂的地方特色,其來源有時正是這些街道上的日常。當人們真正意識到「街道是生活的劇場」,也才能發現身為街道上主角的我們,其實也正在創造那獨一無二的生活風景。

「壯遊嘉義:走一條街」街道觀察工作坊 活動筆記

這次的活動,真的就是去「走一條街」,然後老老實實地把它走完。

在嘉義市走路並不特別,特別的是如何透過走一條街道的方式來認識嘉義市。事實上,即便是在地人,都不見得會有如此以步行穿越城市的街道移動經驗。

「街道上有什麼?」作為這次工作坊的觀察提問,我們發現的是自己與這條街道的「關係」。藉由生活地圖的操作,對照在走入街道之前與走完這條街道之後,兩次記憶與空間經驗的描繪,參與者在述說自己在這條街道觀察心得的同時,也正在經驗一種街道關係的轉變。

街道並不是一條線,而是一個流動的多孔性空間。在街道上我們穿越各種空間的介面,街道的邊緣不再被認知為建築的立面,而是各種空間與空間、人與空間、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關係。不論是小巷內的角頭廟或老街屋、新店面,街道空間隨著時間不斷變形且相互滲透。

開始去理解「街道想對我們說什麼」是我聽到最棒的回饋。走過這一條街,我們穿越了城市的歷史,穿越了時代的興衰,穿越了常民的生活百貌。

很感謝有伙伴冠彰、小吳與學員們一起同行,共同完成這次「壯遊嘉義」的走路壯舉!走讀嘉義,我們繼續。

圖:二通走路第一站「車頭口-牛墟尾-西安宮」(攝影:小吳)
圖:二通富山旅社舊建築(攝影:小吳)
圖:建國二村的走路終點
圖:學員薏潔分享二通觀察心得
圖:學員姵君地圖繪製心得分享

二通行街(二):民生北路至興中街

這次從民生北路出發,所行經的二通路線,大約是日治時期的西門町三丁目,一直到二通與興中街交會的路口,也就是元町六丁目的範圍。這一段二通,跟之前從仁愛路到民生北路之間的路段相比較,在商業活動活絡的強度上,有相當明顯的差異,而街屋利用的模式,也更為多元。

圖:具現代簡潔風格立面的洗石子立面街屋。

走過民生北路的街角,以前熟悉的第一銀行騎樓仙草冰已停業多時,但偶爾還是會看到老老闆在這裡走動。左側的三間街屋,也是這一段路上唯一的連棟木造建築,立面是走幾何簡潔風格的洗石子,二樓拱形門窗的設計在二通並不多見。中間是一間以二通為名的「二通食堂」,這是一間走懷舊風的餐廳。隔壁的「25×40藝文空間」維持了舊屋絕大部分的原有風貌,也是嘉義市新興的藝文據點,經常舉辦各種講座活動。 Continue reading “二通行街(二):民生北路至興中街”

二通行街(一):仁愛路至民生北路段

雖然在嘉義市生活這麼多年,但曾經騎車經過無數次的二通,卻很少有機會好好地、慢慢地走它一遍,藉著這次六角聚落空間書寫的計畫,終於有機會對這條嘉義人心中真正的「老街」,用自己的雙腳與空間觀察的心與眼,進行「二通再發現」的小旅行。

跟幾位朋友相約從嘉義市仁愛路的二通入口出發,第一眼讓人注意到的,是街道兩側密集開設的飯店與旅館,這顯示出二通緊鄰嘉義車站的區位,對街道發展模式所帶來的影響。自嘉義車站1902年設置以來,二通正是扮演了從車站到舊城之間,相當重要的商業動線角色。 Continue reading “二通行街(一):仁愛路至民生北路段”

嘉義、遊廓、美人鄉

嘉義市在日治時期的城市發展過程中,最重要的產業莫過於林業,更準確的說,應該是將來自阿里山所運下的原木,加以裁切、販售的製材產業。當時製材產業之興盛,不僅出現以檜木來命名的「檜町」,擁有產能龐大號稱「東洋第一」的製材工場,在今日林森西路一帶,更出現許多販售木材的商店,在那個仍以木材為主要建築材料的年代,嘉義市的經濟發展與商業繁榮可說盛極一時。

此外,自1920年代開始,阿里山逐漸成為受矚目的新興觀光旅遊地點,作為阿里山唯一登山口都市的嘉義市,更藉此時機點,積極將嘉義市發展為以觀光、消費為主軸的都市。在這朝向觀光都市發展的過程中,「遊廓」成為一個重要的觀光發展重點,在地方政府的主導下,欲將嘉義市形塑成為「全島第一的美人鄉」。

圖:昭和14年(1939)的「嘉義市町名圖」中,可見「遊廓」所在。

何謂「遊廓」?其實就是日治時期於各大都市普遍設立的合法風化區,嘉義市的遊廓位於當時西門町五丁目、六町目的位置,約位於今日中正路、光彩街靠近嘉義火車站一帶。根據相關文獻記載,當地舊時存有「六崁仔」的地名,即為描述當時六間酒樓的繁華景貌。在昭和11年(1936)出版的嘉義市「大日本職業別明細圖」中,可見此區有登載的酒樓如進春樓、鮮月樓、福嘉樓、朝鮮樓…等,設立密度相當高,當中「朝鮮樓」甚至據說是以韓國女性為主力,也反映了當時日本殖民地之間的互動情形。 Continue reading “嘉義、遊廓、美人鄉”

本島人街:嘉義二通街道歷史初探

在嘉義市舊城區的範圍裡,真正橫貫東西的街道,其實並不多,中正路是其中一條。中正路,舊稱「二通」,是老嘉義人習慣的街道名稱。「二通」顧名思義,是日治時期僅次於「大通」(今中山路)的重要道路,而當時在這條街道上,主要多為本島人所開設的店面與消費族群,故又稱「本島人街」。據老一輩的嘉義人描述,早期二通的繁華程度並不亞於大通,沿街商業交易十分熱絡,人群往來摩肩擦踵,盛極一時,其發展痕跡今日猶存。

考證二通的街道發展歷史,最早可追溯自清朝時期。根據文獻記載,今日嘉義火車站一帶,原為清代的牛墟(註1),且因位於城外郊區人煙稀少地帶,故稱「牛墟尾」,此段歷史筆者亦曾於二通鄰近火車站的重要廟宇「西安宮」,聽廟方人員講述當地廟宇的遷移與發展歷史中提及,可茲印證。

從「牛墟尾」的市集與嘉義城之間,至少在清代末期即已存在一條往來道路,並有居民定居形成聚落。從牛墟往城內方向走,沿途可經過清代舊地名包括:「店仔尾」、「石路仔」與「西門外街」等(註2),最後抵達西門進入城內,這條路徑我們可在日治初期的《台灣堡圖》中清楚看見。此外,在1895年日軍繪製的《嘉義戰鬥圖》中,也可發現此條路徑成為日軍進攻嘉義城西門的路線,並標示出「店仔尾街」的地名與聚落範圍。 Continue reading “本島人街:嘉義二通街道歷史初探”

從二通到噴水:嘉義行街啟示錄

嘉義市的行政區域面積約六十平方公里,為本島最小(全台僅大於連江縣)。因此,嘉義市經常被提到的特質就是「小」!前幾任的市長,都喜歡說嘉義市是一個「小而美」的城市。也因為「小」,有人覺得嘉義市不像是一個「城市」(City),反而更像是一個「鎮」(Town)。

從人口來看,嘉義市2015年的戶籍人口數約27萬,在本島僅高於台東縣(22萬),表面看似不多,但因為面積小,所以嘉義市的人口密度令人驚訝地高居全台第二,僅次於台北市(雖然不及台北市的一半)。

若再問台灣歷史上最早建城的城市是哪一個?居然也是嘉義市!其歷史可追溯至清康熙四十三年(西元1704年),甚至比台南府城(1725年建城)還早,嘉義市的建城歷史早已超過三百年。所以,一個面積相當小、居住空間相當密集、發展歷史卻不短的小城,會讓嘉義市呈現出什麼樣的特質? Continue reading “從二通到噴水:嘉義行街啟示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