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嘉義林文樹住宅

2021年的4月某日,凌宗魁老師在臉書詢問嘉義市某棟日治時期住宅建築,那棟建築我也沒看過,但卻引起我的好奇心,想說就來找看看。


圖一:日治時期的林文樹住宅外觀照片,右四為林文樹,右一為陳澄波(資料來源:陳澄波文化基金會)

這棟建築的照片(圖一)來自陳澄波文化基金會,是日治時期嘉義名人林文樹(1908~1960)的住宅,或該說是日本時代的豪宅。由台中清水楊肇嘉的姪子,日本時代的建築家楊貽柄所設計,西洋式帶現代風的木造樓房,樓層應有挑高,門口一對碩大圓形、方形門柱特別顯眼。照片中有陳澄波、林文樹等人在該住宅門口合影畫面,但拍攝年代不詳,比對照片中人年紀,較可能是1945年之前所拍攝。

閱讀全文〈尋找嘉義林文樹住宅〉

走讀嘉義建築史:入門篇

建築是文明的創造,也是歷史的見證。嘉義市建城甚早(西元1704年),但因天災人禍等種種因素,留存超過百年的建築並不多。今日嘉義市保存下來的古蹟與歷史建築,絕大部分都是二十世紀初梅仔坑大地震後,隨著市區改正的更新步伐而陸續興建,且日治時期建造的公共建築佔相當高的比例。

因此,要瞭解嘉義市的建築發展歷程,日治時期的建築會是重要的研究對象。特別是1930年代蔚為潮流的現代主義風格,影響了當時嘉義市街許多公共建築的設計。此外,作為當時台灣製材產業的重鎮,嘉義市至今仍擁有密度與數量都是台灣最多的木造建築,走在街道上,很輕易可以發現這些有著木材紋理的街屋。今日,如果你想透過建築來認識這座城市,以下推薦幾個具有代表性的建築,可作為認識嘉義建築的入門。

嘉義車站

「全島第一摩登車站」是日治時期《台灣鐵道旅行案內》對嘉義車站毫不誇張的描述。建於1933年,作為嘉義最重要的城市門戶意象,這棟已明顯朝向「摩登」(現代)路線且帶有折衷主義風格的車站建築,其「全島第一摩登」的形容正呈現出嘉義車站在建築潮流的先驅角色。

嘉義車站整體外觀以幾何感的量體進行配置,強調機能、簡化裝飾,並大量採用磁磚作為主要的立面材料,所有的轉角均以特製的磁磚收頭,各開口部使用的磁磚樣式也頗講究。此外,在月台與車站雨庇採用的鋼骨構造,也是當時營建技術的進步展現。有意思的是,嘉義車站、台南車站的設計者與施工單位都一樣,觀者有機會可比較其異同之處。

嘉義市立美術館(菸酒公賣局嘉義分局)

已再利用為美術館的菸酒公賣局嘉義分局是2021年台灣建築獎首獎作品,基於古蹟保存的新舊融合,嘉美館已是國內相當成功且知名的案例。古蹟棟是日治時期知名的建築師梅澤捨次郎所設計,獨特的圓弧形量體、將近四米深出挑的入口雨庇、經典梅澤風格的樓梯等特色,讓這棟建築成為嘉義市在日治時期引領現代主義風格的經典作品。

不亞於古蹟部分的精彩,嘉美館的新建部分從外部景觀到內部空間亦別具巧思,最鮮明的是西側的木造帷幕牆,透過木材與節能玻璃處理西曬,也巧妙地在細部回應了古蹟棟的紋理。美術館的內部動線、展覽空間都與外部環境有著豐富的對應,亦頗值得觀者細細品味。

嘉義城隍廟

嘉義市在日治時期因「眾神歸天」政策造成傳統廟宇的保存浩劫,僅有極少數廟宇得以完整保全,其中嘉義城隍廟就是見證此段歷史的重要廟宇。嘉義城隍廟的創建可追溯至三百年前的清康熙年間,而今日所見風貌則主要是日治時期大規模重建後保存至今,也因此在廟內空間可見到經歷不同時代所遺留的文化痕跡。

在廟宇風格的表現上,我們可見到昭和時期的匠師除了傳統文化的延續之外,也會將當時代的美學特徵或時代意象帶入,因此在柱頭可見希臘柱式的西洋建築語彙,中央木作藻井裝飾甚至將日本紳士的形象帶入,又如正殿兩側牆面的日本和歌交趾陶等作法,都是嘉義城隍廟獨具的時代特徵。

原嘉義神社附屬館所

日治時期主要的殖民文化象徵之一,就是神道教信仰在各地普遍設置的神社,但這些神社在戰後多遭毀去或改為忠烈祠。嘉義神社除主體建築因火災燒毀之外,其他包括參道、石燈籠、狛犬等設施均保存至今,建築部分則是已列為古蹟保存的神社附屬建築群。

嘉義神社附屬建築包括齋館、社務所、祭器庫、手水社、休憩所等,整體風格呈現出頗具東洋風情的「書院造」建築樣式,並展現諸多木造建築美學、技術與日式空間格局的文化特徵,也是想要瞭解嘉義市經典木造建築的必訪之地。

嘉義舊監獄

西元1922年落成啟用的嘉義舊監獄是嘉義市第一個國定古蹟,至今年(2022)剛好滿一百年。在台灣同時期建造監獄建築均已拆除的情形下,因非常特殊的因緣而得以保存的嘉義舊監獄,為求效率管理而特別設計的放射狀舍房建築配置是其最主要特徵。 嘉義舊監獄並非單棟建築,而是圍牆內運作機能完整的建築群。全區面積大約2.7公頃,包括行政、管理、舍房、工場,以及外部開放空間與農場等。監獄的層層管制與隔離、隱私權與自由的剝奪,都是可提供給觀者的切身體驗。值得一提的是緊鄰舊監獄的宿舍區,保存許多木造建築,是台灣極少數採取「以修代租」策略進行空間活化的新興場域,也是嘉義市目前唯一登錄保存的「聚落建築群」,推薦一訪。

(原文發表於《本地 The Place:嘉義市》(標題:「初識嘉義的必訪建築清單」),2022年8月, 編集者新聞社 / 嘉義市政府文化局出版)

走讀嘉義老醫館

走在嘉義市的街頭巷尾,有一種類型的老建築,會特別引起我的注意,那就是西醫體系的診所,也是一般俗稱的「醫生館」(i-sing-kuán)。這些老醫館大多分佈在被嘉義人稱之為「市內」的市中心區,有相當高的比例是不高於兩層樓的木造建築,與一般街屋相較,除了有正式的入口空間,其立面外觀也較注重細部表現,整體建築散發出一種典雅內斂的氛圍。

嘉義市的台灣圖書室文化協會,自2018年起針對嘉義市這些日治時期以後創設的老醫館與醫師進行調查與書寫,耙梳醫師社群生命史與擔負醫療場所重任的醫館建築,所累積的成果讓更多人開始去意識到這個與我們日常生活密切相關的行業,除了專業的醫療服務貢獻之外,也是城市集體記憶的一部份。(可參見網站:嘉義市老醫館的故事

閱讀全文〈走讀嘉義老醫館〉

漫步嘉義木都

曾在一本1949年出版的書籍《嘉南要誌》(作者賴燕聲)中,看到一則廣告標題寫著一行大字「木材王國嘉義!」,同頁還介紹嘉義市幾間規模頗大的木材行,那是戰後初期,木材在嘉義仍有重要產業經濟角色的時代。近年嘉義市努力推動「木都」,從木造老屋的保存修復出發,日本時代的木都印記,在木材產業沒落數十年後,以相同材料、不同詮釋,重返嘉義。

《嘉南要誌》 內頁「木材王國嘉義」

在更早之前,也曾在日本時代的地圖上,發現一間店名叫「ひのき」的咖啡店,就位在當時市區最熱鬧的榮町,也就是今日中山路靠近中央噴水池附近。這間咖啡店所引用的「ひのき」,就是當時阿里山五木之一的「扁柏」,連咖啡店都特地以木材為名,可以聯想當時木材對於嘉義市整體經濟到城市意象的獨特意義。

「木都」所指,不僅是透過阿里山森林鐵路運下來的木材,還包括整個產業體系:對於木材具有專業知識的社群,以及懂得如何運用木材到日常生活的下游產業與消費者,那是懂得用與懂得欣賞的一整個龐大社群。從木都的歷史回顧出發,本文試圖探究此「木都」的概念,是如何在過去一百多年來持續影響嘉義市的地景風貌與日常生活。

閱讀全文〈漫步嘉義木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