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崇善堂 / 福州山舊納骨塔

習慣以荷蘭井作為嘉義都市發展的思考起點,因東方為山、西為平原區,把人想成水的話碰到東方的山脈以及八掌溪作為界、牆,人口因此往西側的平原漫遊而去,故此城東側的草地尾、山仔頂附近行成一墓塚地(見1904年堡圖),此墓塚始於雍正9年(1731)設的「竹竿湖塚」(今不得見),文獻上提及日治昭和9年(1934年),日本人將附近約一萬多座的墳墓集中於「崇善棠納骨塔」。有意思的是徵收後的原墓地還設置了「嘉義市民行樂地」(嘉義市高爾夫球場)。

閱讀全文〈嘉義崇善堂 / 福州山舊納骨塔〉

嘉義春(牛)圃地基主

這間地基主廟的發現也是始於數年前在嘉義進行地基主廟的研究發現的。地名「春圃」原地名應為「春牛埔」,此地於清朝為南門外的東南郊區,翻查康熙年間地圖可見木柵欄式的南門外有「山川壇」、「社稷壇」兩個祭壇。

「山川壇」有神牌三,中題「風雲雷雨之神」、左「本縣境內山川之神」、右一本縣城隍之神」。(《 諸羅縣志 – 卷四祀典志》)。「社稷壇」:春秋祭之。另外亦有一祭為「勾芒」:立春候,縣官吏具公服禮勾芒,以彩仗鞭牛者三;勸耕也。(《 諸羅縣志 – 卷四祀典志》)。 閱讀全文〈嘉義春(牛)圃地基主〉

從魯班廟想起

如何從當下的視角重新理解嘉義的廟宇,這是最近跟世岸討論的話題。

今天的主題是太師府(魯班廟),聽到魯班我只想到他發明的雲梯車以及跟墨子以棋對弈模擬戰事勸離戰爭。

從嘉義公共藝術「森林之歌」望向太師府(巧聖先師)一景。

拜訪的嘉義太師府位於鐵路之旁,也是文化路的巷子,在此特別強調鐵路以及文化路是想要先把嘉義「木業」的基調定好,進廟門看到的是1992年落成的新廟,但我們卻被一張戊申年(1968)的木桌以及周圍貢獻花藍的單位「家具、營造、木工等爐會」所吸引。 閱讀全文〈從魯班廟想起〉

1909年(明治42年)嘉義市區改正圖

圖:西元1909年(明治42年)的嘉義市區改正圖。(Source:嘉義百年歷史地圖

距離三年前(1906年)那可怕的大地震已有一段時間,日本政府密集地公佈了許多新的法令、計畫,整個嘉義城蠢蠢 欲動,一個新時代的氛圍正在萌發。

地圖上的區域名稱,仍是以「嘉義城」的方位,以及四個城 門的「內、外」,來做為命名依據。

日本政府的嘉義廳選擇設在清代的內教場,那是「公有地」 較多且集中的場所,日後大多數的政府機關、公有宿舍也都 設在此處。

一些有意思的地點出現了。那個新的圓環(中央噴水池預定 地)週邊出現許多新的建築:郵便局、俱樂部、台灣銀行、 衛生公館,還有嘉義商人們集資創立的「嘉義銀行」,以及 沒有被標記出來的嘉義旅館。

地圖上有兩個市場,但不是東市場、也不是西市場。一個市 場在東市場的預定地上,另一個市場在陳澄波老家新店街尾 那邊。這一年陳澄波十五歲,剛從二通本島人街的「嘉義公 學校」(約位於今日興中市場位置)畢業,他父親也在這一 年過世。

嘉義自此朝向現代化都市展開,舊城紋理隱沒於街巷生活中 ,幻化為無形之城。

1909年這是嘉義城最後的身影,它是一個時代的結束, 也是另一個時代的開始。

嘉義東市場

今日東市場的所在位置,其實是清代諸羅城的縣署,也是城內生活的核心位置。根據我們跟東市場一些攤商的訪談中發現,有些攤商家族的經營歷史甚至較東市場更早!也就是說,在東市場於日治時期興建之前,此地就已經有市集存在。

嘉義市的發展歷史已超過三百年,長期以來即扮演著平原上物產交流中心的角色,附近區域的物資在此地進行交易流通。此外,因區位上靠近山區,許多山區居民下山後會來到嘉義城,也因此東市場的傳統客群中,來自「內山」的不在少數。再者,東市場所在的區塊,正位於嘉義城內最主要的街道「十字街」附近,加上鄰近嘉義城隍廟香火鼎盛,因此逐漸形成了聚集交易與消費的場所。

日治時期以後,在既有城內市集的基礎上,東市場的發展十分蓬勃,消費市場設立的帶動之下,附近連帶的出現一些「販仔間」(即後來的旅社)提供山區居民來到東市場採買時的臨時住宿場所,並且在市場內形成為數眾多的熟食小吃攤,提供這些外地顧客的飲食需求。

從信徒捐獻的密度,可見東市場與附近廟宇關係之密切。

除了與舊城的區位關係之外,另一個與東市場密切相關的發展因素,則是附近歷史悠久的兩大廟宇,分別是香火鼎盛的嘉義城隍廟,以及嘉義城第一間漢人廟—雙忠廟。仔細觀察一下廟宇中捐獻信徒的分佈,可以輕易發現東市場的攤商,在這兩座廟宇的信仰圈中,扮演相當吃重的角色。

東市場主要入口設置於光彩街與忠孝路交叉口處,從老照片上可看出立面牌樓約有四層樓的高度,上頭寫著「嘉義東市場」等五個大字與巴洛克式風格的裝飾。(資料來源:《嘉義寫真》第一集)

日治時期以後,市場的設置原本是為求衛生的管控,而後演化形成以商業為主體的社會事業。日本政府初期於嘉義市共設置兩個消費市場,分別是設置於原嘉義城內的「東市場」與設置於中央噴水池附近的「西市場」(今國華街與忠義街之間)。後因地震損壞重建,於1910年左右設立小賣市場,原本賣店多集中設置於靠近今日吳鳳北路一側。1935年(昭和10年)再次進行增建,當時東市場的賣店已成長至205間,佔地857坪,並設置有腳踏車停車場供採買民眾停放。

當時法令嚴格規範禁止路邊攤販,只有在取得經營許可者才能在市場內設攤,因此當時嘉義市一般市民的消費均集中在東市場與西市場。根據訪談耆老表示,東市場與西市場的主要差別,在於東市場客群有相當多山區居民,而西市場顧客多以市內居民為主,又因西市場有許多嘉義市木材商在消費,故又有人稱之「好額人市」(因消費者多木材商,多為有錢人)。

東市場的百年歷史中,經歷過地震、戰爭與火災,其中1963年與1978年的火災,均造成東市場重大損失,尤其是1978年的火災,更重創了東市場,市場西半部的攤位幾乎燒個精光,當時嘉義市公所決定於原址重建現代化市場大樓,幾經波折重建完成,也就是現在的東市場大樓。但市場重建期間,許多攤商已另覓他處重新經營,市場人氣已不復往年榮景。

目前東市場內部空間,多因歷史歲月而顯得老舊髒亂,有許多攤位甚至已無人經營而閒置。造成東市場內部消費萎縮的主因,據市場攤商表示,因市場外圍街道也設置許多的攤販,因此許多民眾改在東市場外的攤販進行採買,而不會再進到東市場內來消費,這導致東市場內攤商的經營面臨客源流失的困境。

目前東市場內仍有許多特色攤商,其數十年累積的豐沛人脈與經營實力仍具有相當競爭力,加上具文化資產價值的木構架市場空間,或許從既有的特質之上,來保存傳統市場的文化與開創新的活力,東市場的再生,仍然是我們在城市發展過程中具相當挑戰性的重要課題!

嘉義市戰後初期戲院概況(1945~1946)

日治時期嘉義市的戲院僅有三間:「嘉義座」、「南座」與「電氣館」,其中嘉義座歷史最久,跟電氣館一樣由日本人所經營,而南座則是唯一一間由台灣人所經營的戲院。戰後嘉義市於1950、60年代陸續出現了許多戲院,但這些戲院當中,哪幾間是最早成立的呢?

1946年電影戲劇事業聲請登記

雖然嘉義市老戲院的文獻非常稀少,但筆者在搜尋相關檔案的過程,發現「國史館臺灣文獻館」網站(註1)所典藏戰後初期「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註2)檔案中,一批1946年關於「臺灣省電影戲劇事業聲請登記表」的珍貴文件,恰提供給我們一個認識戰後初期嘉義市戲院概況的重要線索。 閱讀全文〈嘉義市戰後初期戲院概況(1945~1946)〉

嘉義公園的景觀風格

從現況來看嘉義公園,完全是一個充滿了混雜風格的空間。組成這混雜風格的元素,則是這一百年來,各種不同的時空背景下,在公園這個空間植入或局部改造的累積。

從早期嘉義公園內的福康安紀功碑,是清代舊城所保留的文物,也是公園內立碑的濫觴,此後嘉義公園內陸續移入、設置各種紀念碑,佔據了公園的不同角落。這些石碑不止是歷史文物,也形成了公園內一種仿若考古般的歷史凝視。 閱讀全文〈嘉義公園的景觀風格〉

1948,公園雨霽

1948年,當時的嘉義市長宓汝卓召集地方仕紳與文人雅士黃文陶、林玉書、許藜堂等人,成立嘉義市的「新八景」評定委員會,在所評選出的八個景點當中,嘉義公園以「公園雨霽」名列其中,並有如下文字描述:

「中山公園(即「嘉義公園」)距市東約數百步,坦道如砥自火車站行半小時可達,園中樹木蔥籠,丘陵起伏,澗水環迴,苔徑曲折,池亭水榭,佈置有方。異木奇花,四時常開,身臨其境,塵慮都刪,尤其新雨初霽,碧空雲淨,夏木滿園,嬌翠欲滴,奇花滿境,嫩竹蒙茸,遊息者身心為之一清。」(資料來源:1954,《嘉義文獻專刊 創刊號》)

「霽」是雨停後天氣放晴的意思,「公園雨霽」所描繪的正是嘉義公園在雨後,園內樹木花草一片欣欣向榮的氛圍。嘉義「新八景」所標記的都是當時嘉義市區相當具有特色的景點,然而時隔不到一甲子的歲月,這些當時的優質景觀大多都已消失或破壞殆盡。 閱讀全文〈1948,公園雨霽〉

二通行街(二):民生北路至興中街

這次從民生北路出發,所行經的二通路線,大約是日治時期的西門町三丁目,一直到二通與興中街交會的路口,也就是元町六丁目的範圍。這一段二通,跟之前從仁愛路到民生北路之間的路段相比較,在商業活動活絡的強度上,有相當明顯的差異,而街屋利用的模式,也更為多元。

圖:具現代簡潔風格立面的洗石子立面街屋。

走過民生北路的街角,以前熟悉的第一銀行騎樓仙草冰已停業多時,但偶爾還是會看到老老闆在這裡走動。左側的三間街屋,也是這一段路上唯一的連棟木造建築,立面是走幾何簡潔風格的洗石子,二樓拱形門窗的設計在二通並不多見。中間是一間以二通為名的「二通食堂」,這是一間走懷舊風的餐廳。隔壁的「25×40藝文空間」維持了舊屋絕大部分的原有風貌,也是嘉義市新興的藝文據點,經常舉辦各種講座活動。 閱讀全文〈二通行街(二):民生北路至興中街〉

二通行街(一):仁愛路至民生北路段

雖然在嘉義市生活這麼多年,但曾經騎車經過無數次的二通,卻很少有機會好好地、慢慢地走它一遍,藉著這次六角聚落空間書寫的計畫,終於有機會對這條嘉義人心中真正的「老街」,用自己的雙腳與空間觀察的心與眼,進行「二通再發現」的小旅行。

跟幾位朋友相約從嘉義市仁愛路的二通入口出發,第一眼讓人注意到的,是街道兩側密集開設的飯店與旅館,這顯示出二通緊鄰嘉義車站的區位,對街道發展模式所帶來的影響。自嘉義車站1902年設置以來,二通正是扮演了從車站到舊城之間,相當重要的商業動線角色。 閱讀全文〈二通行街(一):仁愛路至民生北路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