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權、謊言、公共財:洪雅文化協會的荒謬公文

自2022年3月發現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於2011年就開始的侵權行為之後,該協會未曾就其侵權行為正式公開說明或表達歉意,反倒是一路逃避、推卸責任、怪罪他人。迄至今日,該協會對於侵權事件不僅毫無面對錯誤、擔起責任的勇氣,荒謬言行只是一再暴露其意圖掩飾侵權事實的無能。

本案在之前向市府提出的陳情,於近日有了後續進展。7月15日我們收到嘉義市政府文化局轉來6月19日由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發函給文化局的公文,該協會認為於此侵權爭議案件執行「應無侵權」(其主旨敘述如下)。

“關於本會99年受委託執行「嘉義市大北門地區暨驛前街區文化資產保存活化計畫」有侵權情形,本會認為依約定辦理且為公共利益為原則,故應無侵權之情形,請查照。”

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侵權案說明公文(2022年6月19日)

因此公文內容謬誤與爭議甚多,本文我們將就其內容要點逐一予以回應,並藉其所述內容證明其侵權事實,打臉其所聲稱的「應無侵權」之荒謬結論。

閱讀全文〈侵權、謊言、公共財:洪雅文化協會的荒謬公文〉

當政府來侵權:嘉義市著作權個案的官方回應

今年非常特殊地密集遇到三次著作權被政府侵害的事件,共同點都是在嘉義市政府所發包的勞務委託或工程案所發生。三個案件我們都透過網路的客服或陳情系統,跟公部門反映,而最後得到的回覆不盡相同。這種現象也顯示出政府部門或相關承辦人員,對於著作權的理解與法律認知存在落差,以及政府機關遇類此案件的處理方式,並沒有一套清楚明確的流程與因應方式,最後問題依舊留在基層承辦單位屈從於內部現實的保守回應。

就陳情人的角度,我們主要的訴求重點如下:

  1. 政府機關能否協助釐清侵權個案之案情?
  2. 政府機關能否保障被侵權民眾的權益?
  3. 政府機關如何預防類似侵權情況不再發生?或一旦發生時該如何處置?

以下分別就三個個案的陳情過程與官方回覆內容,與大家共同探討與學習:

一、國家文化記憶庫「中央噴水池」文章侵權事件(嘉義市政府文化局)

今年(2022)大約四月初,有網友寫email來詢問幾張放在「國家文化記憶庫」網站上有關嘉義市的老照片事宜,其中有幾張中央噴水池的老照片,是來自嘉義市文化局出版的《嘉義寫真 》 ,但其說明文字內容則是另外請人撰寫。

看了一下文字內容,赫然發現跟我2017年(最早的網路發表時間是2015年)發表在chiayiwiki網站的一篇 〈 嘉義市中央噴水池〉文章內容頗類似,當中有好幾行文字還一模一樣複製貼上(當然文章作者所標示並不是我本人),此行為已明顯涉及侵害著作權。(若以「中央噴水」為關鍵字去查詢,其說明文字幾乎都有類似情形)

我將所發現的侵權文章證據截圖,並附上我自己之前發表的文章內容與網址,寄到國家文化記憶庫的客服網站申訴此侵權情形。很快隔日收到國家文化記憶庫的回覆,告知已先將此爭議內容下架,並轉知權責單位「嘉義市政府文化局」處理。

閱讀全文〈當政府來侵權:嘉義市著作權個案的官方回應〉

走讀嘉義老醫館

走在嘉義市的街頭巷尾,有一種類型的老建築,會特別引起我的注意,那就是西醫體系的診所,也是一般俗稱的「醫生館」(i-sing-kuán)。這些老醫館大多分佈在被嘉義人稱之為「市內」的市中心區,有相當高的比例是不高於兩層樓的木造建築,與一般街屋相較,除了有正式的入口空間,其立面外觀也較注重細部表現,整體建築散發出一種典雅內斂的氛圍。

嘉義市的台灣圖書室文化協會,自2018年起針對嘉義市這些日治時期以後創設的老醫館與醫師進行調查與書寫,耙梳醫師社群生命史與擔負醫療場所重任的醫館建築,所累積的成果讓更多人開始去意識到這個與我們日常生活密切相關的行業,除了專業的醫療服務貢獻之外,也是城市集體記憶的一部份。(可參見網站:嘉義市老醫館的故事

閱讀全文〈走讀嘉義老醫館〉

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侵害著作權事件報導(三):計畫協同主持人的聲明

2022年6月6日郭盈良先生於其個人臉書貼出聲明之後,本侵權案至此終於有第一位實際參與該計畫的人員出面,並就爭議侵權案情部分有以下說明:

郭盈良先生2022年6月6日針對侵權案的說明(臉書節錄)

爭議侵權圖面的來源與過程

從郭盈良先生回顧該計畫案執行過程的說明中,我們可以整理得知以下關鍵訊息:

  1. 原「阿里山森林鐵路文化散步道」地圖:應是2010年由嘉義縣政府文化處提供給洪雅文化協會於該協會執行之展覽標案中使用,此圖原為2007年縣府委託著作人朱雪鳳繪製,係屬一次性之委託,著作人並無簽署任何關於著作權的轉讓或授權契約。但洪雅文化協會因標案執行從嘉義縣政府取得此圖後,竟在未經著作人同意的情形下,擅自移除著作人署名、改作,使用於該協會2011年承攬嘉義市文化局所委託之「嘉義市大北門地區暨驛前街區文化資產保存活化計畫」結案報告,並標註、偽造為該協會所繪製,已明確涉及侵權。
  2. 原「舊監廣角鏡—嘉義市文化觀光導覽地圖」:此圖檔原為嘉義市人文關懷協會於2002年嘉義舊監獄保存運動所使用,但卻在2011年被洪雅文化協會在政府標案結案報告中同樣以軟體修圖抹去原著作人與單位的方式,竄改為洪雅文化協會所繪製,侵權事證明確。且根據郭盈良先生所述,於計畫中唯一了解該侵權圖檔來龍去脈的人,只有曾經參與過嘉義舊監獄保存運動的協同主持人,也就是洪雅書房的余國信先生。
閱讀全文〈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侵害著作權事件報導(三):計畫協同主持人的聲明〉

漫步嘉義木都

曾在一本1949年出版的書籍《嘉南要誌》(作者賴燕聲)中,看到一則廣告標題寫著一行大字「木材王國嘉義!」,同頁還介紹嘉義市幾間規模頗大的木材行,那是戰後初期,木材在嘉義仍有重要產業經濟角色的時代。近年嘉義市努力推動「木都」,從木造老屋的保存修復出發,日本時代的木都印記,在木材產業沒落數十年後,以相同材料、不同詮釋,重返嘉義。

《嘉南要誌》 內頁「木材王國嘉義」

在更早之前,也曾在日本時代的地圖上,發現一間店名叫「ひのき」的咖啡店,就位在當時市區最熱鬧的榮町,也就是今日中山路靠近中央噴水池附近。這間咖啡店所引用的「ひのき」,就是當時阿里山五木之一的「扁柏」,連咖啡店都特地以木材為名,可以聯想當時木材對於嘉義市整體經濟到城市意象的獨特意義。

「木都」所指,不僅是透過阿里山森林鐵路運下來的木材,還包括整個產業體系:對於木材具有專業知識的社群,以及懂得如何運用木材到日常生活的下游產業與消費者,那是懂得用與懂得欣賞的一整個龐大社群。從木都的歷史回顧出發,本文試圖探究此「木都」的概念,是如何在過去一百多年來持續影響嘉義市的地景風貌與日常生活。

閱讀全文〈漫步嘉義木都〉

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侵害著作權事件報導(二):與洪雅文化協會的聯繫過程

本案於2022年5月23日將相關證據上網公開後,也同步開始聯繫侵權單位「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並在當天透過管道接洽到該協會現任理事長,也是本案當時的計畫主持人孫崇傑先生。我們於5月27日告知以下訊息,表明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瞭解侵權事件的原因與過程,也就是「釐清案情」:

「崇傑你好,

有關大北門的案子,今年三月發現時正逢玉山旅社火災,當時考量讓大家先處理火災事宜,故我們沒有持續針對此事提出訴求。但兩個多月來,雖然相關當事人都已經直間或間接知道此案發生,卻一直沒有任何正式回應,所以前幾天我們才把相關事證再重新整理,上網公開,並透過文化局文資科長聯繫您。

為避免我們對洪雅文化協會有所誤解,且本案也是公開的政府標案,因此我們希望獲得的回覆也是可公開的、可受公評的。但因為洪雅文化協會至今沒有正式聯繫我們,我們沒有可對話對象,故只能找文化局(文資科)、本案的計畫主持人(也就是您)與計畫協同主持人(余國信,但我們跟他早已無往來)。至於其他人的聯繫(如余國信他太太的私下訊息或臉書上不認識人士的留言),因不知其代表性故無從回應。

侵權的部分,一定是有人授意去做,總有個原因與過程,我們也希望不要冤枉無辜者,所以釐清案情,對我們而言,非常非常重要。

希望本案能有個良善的、願意解決事情的共識,至今我們仍希望以調解方式去完成和解程序,若洪雅文化協會遲遲無法提出合理說明,訴諸法律是我們捍衛自身權益的唯一方式,屆時可能就必須依著作權法相關民事、刑事程序處理,在此也先跟您們敘明。

希望月底(5月31日)之前能得到您們(洪雅文化協會)的正式回覆。」

初步接洽過程中,孫理事長的回覆表現出積極處理的態度:

「首先感謝您指正與提醒,本週一收到訊息後,已積極協調並希望做出與您與夫人的完整回覆,您希望的5月31日前的回應,我一定盡全力進行溝通協調,務必釐清此事件,並予以重視與回覆!」

至5月30日,孫理事長再度傳來訊息:

「昨天有和協會前總幹事老郭聯繫確認,他有和您說明與表示,並轉達讓我知道事情的發生與狀態,對這次的事件再進行內部檢討確認後,預計今晚我們會在內部做成討論決議,希望與您約明天(或您方便的時間),在Line上電話與您溝通協調後續您與夫人的希望處理方式!小毛先代表協會,希望你的指正,以及接受我們誠摯的歉意!」

至此,感覺對方有較正面的回覆(過程中郭盈良先生亦有聯繫我們與對方),且願意表達「誠摯的歉意」,但為避免口頭溝通出現認知落差,我們告知對方希望溝通過程是以書面為之,且再次跟對方強調我們最想得知的是「對本案侵權緣由的陳述說明」,希望在釐清案情之後,才好再討論後續處理方式。對我們提出的訴求,對方亦表示了解。

然而,6月1日,孫理事長傳來下訊息:

閱讀全文〈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侵害著作權事件報導(二):與洪雅文化協會的聯繫過程〉

嘉美之庭:城市美感的中介

當嘉義市立美術館一揭開工地圍籬的神秘面紗,在美術館新舊建築之外,美麗的庭院空間立刻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庭院與建築之間的關係,向來是空間規劃的重要主題,在嘉義市尚可見到的日式木造住宅建築,其空間配置就是透過從前院、玄關、室內空間到緣側、後院等一連串空間的轉換,來表現其室內與外部環境的豐富層次。

城市裡的公共建築並不一定具有設置庭院的條件,而且不同於公園的休憩性與廣場的公共性,同樣作為城市裡的開放空間,庭院與建築關係更為緊密,其屬性是帶點公共也帶點私密。庭院空間在表現上如何與建築相呼應?如何透過空間配置創造更好的街區關係?都是設計者所必然面對的課題。

閱讀全文〈嘉美之庭:城市美感的中介〉

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侵害著作權事件報導(一):侵權行為與證據

於嘉義市開設視覺設計工作室的設計師朱雪鳳,多年來以手繪風格進行創作與私人設計案委託,偶爾也承接公部門的插畫或設計委託案,其作品依著作權法擁有著作人格權與著作財產權,且著作人格權專屬於著作人本身,不得讓與(著作權法第21條)。

今年(2022)3月,朱雪鳳於嘉義市政府網站上所公開之成果報告書(與嘉義市文化局圖書館所公開陳列之報告書內容相同),發現自己多年前繪製、設計之作品,遭「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於其2010年所承攬、由嘉義市政府文化局委託之「 嘉義市大北門地區暨驛前街區文化資產保存活化計畫 」計畫中惡意侵權。本文將全案侵權事實說明並公開,且在與侵權方未取得和解之前,保留一切法律追訴相關權利

閱讀全文〈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侵害著作權事件報導(一):侵權行為與證據〉

大通上的相館映像──探訪兄弟攝影(已歇業)

1965年嘉義棒球場後方的計分板,上面有兄弟攝影的廣告,據說球如果打到四塊招牌的任何一塊相館會贈送禮物。圖片來源:《嘉義寫真-第四輯》。

位於嘉義市中山路上的「兄弟攝影」由陳啟嵩與陳啟星兄弟於1952年12月24日聖誕夜開業,透過開幕當日陳啟嵩拍攝的照片可看見開幕頭10日均打六折優待的海報。翻查兄弟攝影的相關紀錄時,我們則可在《嘉義寫真》第四輯找到一張1965年的照片,內容是兄弟攝影的招牌立於第一屆體育盃國校兒童棒球賽時的記分板上。帶著這張照片前去詢問現在兄弟攝影經營者李新發先生,他提到當時老老闆陳啟星兄弟喜歡棒球,因此在棒球場後方陳設廣告招牌。李老闆特別提到,在他模糊的印象中,陳啟星先生曾說如果有打擊者將棒球打到兄弟攝影的任何一塊招牌就會送一台相機。那時,相機是昂貴的禮物,他們藉此支持棒球活動也同時進行宣傳。

相館的學徒生活

現在的兄弟攝影是由李新發、游宜庭夫妻所經營。詢問李老闆當年何以會來相館擔任學徒,他說「小時候很喜歡玩水」,而鄰居哥哥在兄弟攝影工作,他跟李新發說:「你那麼喜歡玩水,相館也是用水在洗照片,每天都在碰水。」因此建議李新發前去相館擔任學徒。1969年李新發國小畢業後一年就到兄弟攝影工作到現在,現兄弟攝影的老闆娘游宜庭則是在國中畢業後於1976年來相館工作至今。

閱讀全文〈大通上的相館映像──探訪兄弟攝影(已歇業)〉

從絲路到思路:嘉義市現代化發展的文化路徑

西元1906年嘉義梅山大地震之後,嘉義市即刻啟動了龐大的「市區改正」計畫,那是一個是把嘉義市從清代舊城帶往現代化城市發展的關鍵過程,今日嘉義市的城市空間性格,多少也奠基在那百年前所擘畫的城市藍圖。舊城的紋理隱沒在棋盤式街道中,但也有機地自我調整、適應城市不同的空間邏輯,城市的發展史,永恆地存在新舊之間的競爭與合作。

近年嘉義市由公部門帶頭推動的「文化新絲路」,沿著兩條鐵路(縱貫線與阿里山林鐵),在舊市區的外圍,包括美術館、文創園區、嘉義車站、車庫園區、製材所、北門驛、舊監獄、嘉義公園等地點,串連出一條對嘉義市而言具有獨特歷史意義的文化路徑,檢視這條路徑上被盤點、標記的建築與場域,恰是嘉義市百年來走過現代化城市發展的重要見證。

時至今日,許多早期的「現代化」建設已成為集體記憶的一部份,或融入城市空間成為隱藏的脈絡,更積極地則是重新與現代生活發生「新的關係」。這些「關係」正在重新定義與建構,藉由針對這條路徑上「現代化」空間發展歷程的探索,我們回頭來看看在嘉義市現代化發展過程中,曾留下哪些足跡。

閱讀全文〈從絲路到思路:嘉義市現代化發展的文化路徑〉